发 帖  
原厂入驻New
[问答] 惠普微波仪器的奠基人的一生是什么样的?
513 微波仪器 邝达璇
分享

年轻时的Art Fong

最近在翻阅HP的历史的时候,在timeling里边发现了一位看起来像华人的Art Fong,我被他的成就所震撼,原来HP最早的射频测试仪器几乎都是他研发的,在HP别人也称他为“Mr. microwave”。

0
2019-8-27 08:19:53   评论 分享淘帖 邀请回答
2个回答
但上网一搜中文资料甚少,只有东升西点的博客和台湾国科会有介绍,其中尤以东升西点的博客资料丰富。本来想自己写一篇,我也试着翻译了《Art Fong: A lifetime of innovation and philanthropy》一文,但又发现就算再写,也未必写的比东升西阳精彩。 所以在这里对东升西阳的博客重新整理一下,其实也就是添加一些注释,使得大家看起来更明白一点。也特此纪念这位还健在的,华人的骄傲Art Fong(台译邝达璇)。

左起:Kenneth Kuhn,Marc Mislanghe,Art Fong,Glenn Robb ,Eric Mimoz
“Mr. Microwave”邝达璇 在HP的忆苦思甜会上

【美国硅谷科技游(十五)】硅谷第一位华人工程师邝达璇(Art Fong)
http://dongshenghall.xraypoint.com/?p=539


HP的室外微波试验,其中的亚洲人就是邝达璇,他右边是“惠普”(HP)的共同创办人惠勒(Bill Hewlett)。

“惠普”对于硅谷可以说绝无仅有,没有“惠普”就没有硅谷。关于“惠普”我想等在介绍斯坦福大学的时候再谈,现在来介绍“惠普”的首位华裔工程师邝达璇。2007年9月24日《世界日报》2007年9月24日南湾新闻版有一篇文章《矽谷首位华人工程师》。令我惊讶的是,这样一位重要人物在百度里没有一点消息,在谷歌里也只有《世界日报》的这一条,是台湾的“国科会国际合作处”收集的。中英文的维基百科里也都没有他的条目。于是我决定写一篇介绍,让硅谷和全球的华人工程师都知道他,并以此文祝贺他88岁生日快乐!

邝达璇1920年2月11日出生在加州首都沙迦缅度 (Sacramento)(注,中译萨克拉门托,NBA球队国王的主场) 一个中国人家庭,父亲开了一个小小的副食店,所以全家人都期望他能子承父业,把副食店扩大到一个超级市场。但是,他生来似乎就是一个工程师的材料,而且说来也巧,2月11日正好是大发明家爱迪生的生日,似乎意味着他将来也会有所成就。在小的时候,他会在雨水中玩自制的帆船。可是这条帆船经常翻倒,于是他到图书馆里去查阅有关知识。在那里他看了有关平底帆船的书籍后,在自己的船下加了一颗钉子,帆船就奇迹般地平稳了。其实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在工程方面的天赋,幸运的是,他的高中老师发现了。当他的老师听说他没有上大学的打算后,竟帮助他报了加大UCLA(并说服了他的家人,说邝有工程方面的天赋),也就是现在的加大洛杉矶分校。那个时候,UCLA还只是一所两年的初等学院。但1943年,邝达璇从加大伯克利分校得到了电子工程学的本科学位。

在他二年级的时候(1942年),麻省理工学院放射实验室的赖瑞•马绍尔(Larry Marshall)博士到加大伯克利分校寻找优秀学生,马绍尔并不能告诉他太多的情况,只是说那是个政府的实验室,他还必须得到安全权限。一个月后,领导麻省理工学院放射实验室的弗雷德里克•特曼(Fred Terman)博士又面试了他。当发现他已经被马绍尔面试过了,特曼说,我想他已经发现了你。顺便提一句,弗雷德里克•特曼就是后来到了斯坦福大学的硅谷之父。我在介绍斯坦福的博文里还会提到他。马绍尔博士在加大伯克利分校工程学院见了三名学生,最后只要了他一个人。那个时候美国年轻人都要随时准备征兵。一征到他时,国家防卫研究委员会(NDRC)就会将他解脱出来。就这样一直到他到麻省理工学院工作后都没有真正地征去当兵。邝达璇对这份工作充满期待,因为他知道他将有机会接触高频的研究,那个时候大学里还没有开设微波的课程。

毕业的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中,邝达璇与玛丽 (Mary Ong) 结婚,结婚那天正好下雨,按照中国人的观念,这是不吉利的,但除了1989年的前列腺癌,他没有过任何不吉利的经历。

Mary and Art Fong

邝达璇和夫人是在加大伯克利分校念书的时候相遇的,那个时候,他在电子工程系,她在新闻系,但是她从来没有干过新闻这个行业。他来自沙迦缅度,她是正宗旧金山人。毕业之后,邝达璇以到麻省理工学院的方式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因为那里有一个秘密的战事实验室(指MIT的放射实验室)。1943年的春天,他们结婚然后随即开车横跨美国到搬到了波斯顿。1943年3月,邝达璇开始在麻省理工学院的Frank Gaffney领导的位于20/22楼的放射实验室 (Radiation Laboratory) 第55组 (Group 55),参加测试工作。他参与的研发工作包括示波器 (oscilloscopes)、信号发生器 (signal generators)、频谱分析仪 (spectrum analyzers)和网络分析仪(network analyzers)等。他的夫人玛丽进了Florence Hollingsworth的24楼的文献室,存档保密文献。有一段时间,玛丽甚至不知道他在MIT干什么,因为他干的都是保密的工作,但后来她也干起了保密的工作,接触的保密的东西比他的还要多。

邝达璇搞的雷达项目那时候还是保密的。他的任务之一就是开发出一种使美军能在夜间轰炸的雷达,因为德国人总是夜间运输军用物资以避免白天的袭击。第一次夜间袭击成功后,他和同事们高兴到了疯狂的地步,德国人则完全蒙了。

当放射实验室关门的时候,位于新泽西州的Aircraft Radio的Wyatt博士找到他,希望他加盟。然而邝达璇想回加州工作,然后回学校读研究生。Wyatt说,既然这样,我知道在加州有一个人会对你干兴趣的。这个人就是从麻省理工研究生毕业的惠勒 (William Hewlett)。

1946年8月的一天,他接到了惠勒打来的一个电话。那个时候,惠勒在陆军的信号部队工作(Army Signal Corps),他正在为他的新成立的公司寻找优秀的工程师。惠普没有做高频示波镜的人才(一说是由于邝所从事的雷达工作),所以惠勒看中了邝达璇。在电话里,惠勒说希望见他,于是他让玛丽当晚准备了晚饭。惠勒很喜欢孩子,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抱起他们的未满周岁的孩子Sheryl,然后他们就开始谈正事。那天惠勒还穿着军装。他们讨论了他们的计划,有些是惠勒想要做的,有些是邝达璇的考虑。他们谈得很投机,其实这个时候邝达璇已经开发出一种比HP的更好的电压表。最后,惠勒说,“达璇,我们非常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的公司。”邝达璇看了玛丽一眼后回答到,“当然”。邝达璇甚至没有问及工资。后来HP的财务长问他要多少钱,邝达璇给出了一个巨大的数额:月薪$350。那天下午,他的工资定在了$420,比他提出的还要多出百分之二十。当时,惠普的员工不到一百人。他的工作证 (professional badge) 号码是5019,而David Packard的号码是5000,William Hewlett的是5001。那是1946年的12月。

在8月到12月之间,他在一家叫作Browning Labs的公司简单工作。(一说在MIT的放射实验室工作期间,邝晚上在布朗宁实验室兼职,并研发了第一台AM/FM无线电接收机,这让公司足足领先竞争对手一年。)

在HP,邝达璇主持了基本电测 (electrical measurements),信号发生 (signal generation),频谱分析 (spectrum analysis),电磁界面 (electromagnetic interference),无线电(radios),卫星电视(satellite TV),甚至热分析(thermal analysis) 等等。其中包括两年在日本,四次遍游世界去参加研讨和提供咨讯。他对惠普的贡献卓著,1960年代中期,他开发的产品曾经占到了公司收入的近30%,而且所有的部门都因他的发明而受益,

Dual Page Publicity in ELECTRONICS Magazine, November, 1950
Art Fong采用klystron tube 技术研发的第一代微波信号发生器。

HP 616A - 1800 to 4000 mc
HP 614A - 800 to 2100 mc
HP 610B - 450 to 1200 mc
HP 608A - 10 to 500 mc

Right Page of the 1950 Publicity reconstructed with pieces of the collection:
Upper left HP 608A - Upper right HP 610B
Lower left HP 614A - Lower right HP 616A


基于Art Fong's 803A VHF bridge的幅相测试装置

2019-8-27 15:22:29 评论

举报

60年代末期作为代表他被邀请参加了的测量仪器标准研讨会,并作为美国安全顾问委员会的成员改进数据安全。

在HP,邝达璇记忆最深的是有一天,当几位科学家找到了不用白热丝 (filament) 来操作高能磁电管(magnetron)的办法。他们利用电子轰炸来产生第二次辐射,以此来加热阴极。大家都看到了屋子中间的那个放光的东西。由于热辐射和微波辐射,即使离开几米之外人们也能感受到它的热量。所有在场的人都肯定都受到了全身的辐射,而他们都没有出现辐射造成的问题。由此,邝达璇认为不能把今天的许多疾病归罪于微波或射频辐射 (RF radiation)。现在,邝达璇已经88岁了!

在惠普,工程师们被允许花时间做一些他们感兴趣的事情。邝达璇回忆说,“我一直想制造一台警察用的雷达”。后来他真的做出了一个很像现在的卫星电视接收器那样的一台小型雷达器,路试也很成功。但是他没能把这个产品推向批量生产。有一天,惠勒过来看了一眼后告诉他,“这玩意儿很有趣,但我不认为我们想要涉足到测量汽车速度的生意中去”。邝达璇说,“他是开飞车的人”。

1960年代中后期,数字电子技术刚刚开始。邝达璇一边保持在惠普的工作,一边入学斯坦福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他是同学中年龄最大的。他的困难不仅是年龄。1965年,他的妻子做了脑肿瘤手术,女儿Sheryl和Wendy在读大学,儿子Kevin 和小女儿Darice也已经上学。在这期间,他的岳母还有邻居、朋友及亲戚们给了他很多帮助。1968年,邝达璇完成了他的研究生学业,在他48岁的时候获得了电子工程和计算机硕士学位。不过,他还是认为,在放射实验室学到的东西比在斯坦福大学要多。

从1970年到72年,刚从斯坦福毕业的邝达璇到了日本的惠普公司(HP Japan)。在那里,他把阻抗测量仪数字化,创造出方便的即时“接触读数”的新测量系统。这个技术对硅谷计算机芯片的成功开发起到了重要作用。

回到美国的惠普总部所后,邝达璇开始研究卫星电视接收器。这是一个教育项目的核心部分。他回忆道,“他们会出一个节目,展示一棵树是如何生长的,这个节目被发射出去,遥远的爱斯基摩学童可能从来没有见过树呢。但是这个技术到20年后的1990年代初期在开花结果,通常(技术的产业化)需要20多年。”

IEEE分别于1971年和1985年授予邝达璇“IEEE Fellow”称号和“Life Fellow”称号,以表彰他在微波测量方面的贡献。1985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授予他杰出工程学院校友奖 (Distinguished Engineering Alumni Award)。

对他所取得的成就,邝非常低调,甚至不愿多谈,但他在HP却以乐于助人著称。

1986年,在HP工作了40年后,邝达璇开始过退休后的生活。他到Palo Alto老人中心做义工,他要教会老人使用计算机和上网。完全从惠普退休是1995年。


Left to Right: Glenn Robb - Annick Mimoz - Tania Robb - Art Fong - Martha Russell - Kenneth Kuhn
Marc Mislanghe - Eric Mimoz - Chuck House.
HP Nostalgia Day – June 4, 2007

现在,邝达璇的四个孩子都已经毕业:毕业于加大伯克利分校的Sheryl是位教师, 毕业於太平洋大学的Wendy是计算机系统工程师, 儿子Kevin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子工程的本科学位和斯坦福大学的电子工程及MBA硕士学位,现在是一个投资家,女儿Darice从犹他大学毕业,后从事旅游业。邝达璇还有五个孙子。这个大家庭一直低调。中文网站惊人的缺少他的信息从一个方面证实了他的低调。改革开放初期,他就随惠普的一个代表团访问了中国,这个消息在中文网站上也没有。

此处指的是1979年,他作为十名工程师中的一员随同当时的HP总裁John Young出访刚开放的中国。对于当时的访问,这么被描述。"They were so far behind," Fong said. "That really hurt everyone. It even hurt me, to look at that." “他们是那么的落后,”Fong说。“那震撼了每个人,也震撼了我” 此后,邝曾先后三次到过中国,并对中国的工程创新出了很大的力。1985年,中国惠普(CHP)成立。


1989年,他被发现得了前列腺癌。手术后,他们夫妇俩特别注意健康问题。他们要帮助帕拉奥图医疗基金会 (Palo Alto Medical Foundation) 建立一个新的分部。有一天,邝达璇走进了Jamplis博士的办公室说,“这是我在惠普的股票”。以后每年他都会把一部分惠普的股票给这个基金会。除此之外,他和妻子还发起成立了面向加大伯克利分校工程系学生100万美金的奖学金,还向斯坦福大学进行了捐赠。

他表示,现在是回报社会的时候了,他要用一种能够使社会长期获益的方式去回报。

参考资料:

Art Fong: A lifetime of innovation and philanthropy:这是一篇比较详细的关于邝达璇和他的微波产品的报导。

MIT’s Building 20: The Magical Incubator:这是邝达璇夫妇写的关于他们自己从马省理工学院第20楼以后的足迹的短文。

Art Fong, Electrical Engineer, an oral history conducted in 1991 by Andrew Goldstein, IEEE History Center, Rutgers University, New Brunswick, NJ, USA.:这是IEEE1991年6月13日对邝达璇的一次采访。

Mary and Art Fong (EE ‘43) with Yi Wang:这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相册里的一张邝达璇夫妇的照片。

Art and Mary Fong:关于邝达璇的一篇简介。

Microwave at HP:关于惠普的微波发生器。

Days to Remember:惠普纪念日,在本文中他被称作是一个“brilliant engineer ”。
2019-8-27 15:22:34 评论

举报

只有小组成员才能发言,加入小组>>

1054个成员聚集在这个小组

加入小组

创建小组步骤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0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