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帖  
原厂入驻New
申请华秋企业认证 多层板首单免费打样!
30s提交资料,10分钟通过审核(免费赔付+顺丰包邮)>>立即报名
[资料] 现在的你排斥人体植入芯片,未来会说“真香”吗?(二)
2018-12-18 22:16:48  497 RFID 医疗健康
分享
手表都能监控心脏情况,为什么不用芯片

麦姆兰说,开发医用RFID芯片不仅仅是从商业出发的考虑,也是芯片一开始让他最着迷的一点。这门技术的存在,就是为了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有时候甚至是可以救人一命的方案。这样的技术已经存在了很久。“只是没有人愿意接受。”他叹息道。

对于麦姆兰来说,这个项目跟他的私人生活有很深的渊源。因为他自己的妻子莉亚因为2009年的医疗方面的意外,患有慢性神经失调症,一直以来都依靠植入的脊髓刺激器来控制身体 的疼痛。他曾经与妻子谈过芯片的问题,妻子告诉他说,“要不是在背上植入了神经刺激器,可能早就选择了结生命。”

神经刺激器是植入型技术中,在医疗健康领域发展得最火热的。可插入式心脏监测器,比如 Reveal LINQ ,在有些情况下,已经可以取代古怪的贴布, 成为慢性心脏病患者最可靠的选择。而就在两个月前,FDA通过了史上第一个可长期植入的持续监测血糖的系统,适用对象为糖尿病患者。





Three Square Chip称,其开发的医用RFID植入芯片通过身体发热供能,麦姆兰还有开发其他性价比更高的硬件的计划,用来帮助患者监测多种不同疾病的情况,这些硬件会比专门监测某一种具体疾病(监测范围更狭窄)的硬件更便宜。“现在很多心脏病患者不知道自己有心脏病,等到上了救护车,才发现自己心脏功能有问题。”麦姆兰说。

Three Square预计,在一年多之后,会开始销售可监测使用者重要生命体征的芯片,不过在此之前,会先推出其他几款产品。麦姆兰希望,人们会快点开始考虑将自己的健康状况信息记录在加密芯片里,他的团队目前还在做一款有GPS定位功能的芯片,让家人能实时了解到家中患有严重老年痴呆症的亲人的身体情况。当然,芯片这样的设计很明显很有用,但是也让人很有疑虑。

“芯片加上GPS定位功能,会很有用,但也很有争议性。”圣胡安的一名预防医学专家马提内斯(Luis Martinez)说,他在Three Square受到媒体的大肆报道之前,有和公司团队合作过,一起开发芯片。“如果孩子植入了带有定位功能的芯片,很多家长其实会觉得更有安全感,以为他们难免会担心自己的孩子出意外,被绑架、被拐卖等等。”但是他还说,芯片的用途还不只这样,比如,执法部门也可以用芯片来实时定位已知的性犯罪者,不过,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社会需要自行决定。

在技术不断变强大的同时,人们对植入设备的接受度也在不断提高。赫夫南说,“从1998年到现在,我们对人体的想法、观念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她认为这种转变的出现,是因为人对身体的“改造”,像刺青、穿孔到麦姆兰在开发的可植入设备,人们的接受度都在不断提高。“心脏起搏器植入手术已经成为了常规手术,整形手术也不像以前一样是禁忌了。 ”有几十万美国人体内植入了某种植入设备,人工耳蜗、子宫环、神经刺激器,人造关节和可植入避孕棒等等。“现在,在人体内穿戴、植入设备已经是一种趋势,不仅在生死关头,有时只是为了方便,比如在避孕方面,比如隐形眼镜。所以我们已经越来越能接受人体植入式设备的概念和做法,人们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了。”

自从一年前Three Square Market的“集体植入芯片”以来,对于常常接触这门技术的人来说,它已经很稀松平常。“我们在考虑这门技术的时候,范围不仅限于公司内部。”客服经理科普(Melissa Koepp)说,她自愿植入了芯片。而她身边没有植入芯片的同事对于公司很有未来感的产品也没有表现得很兴奋。事实上,他们之所以没有接受植入芯片,甚至都不是因为其潜在的影响,而是“我看到同事在植入的时候,那个注射的针头那么大。我就想,我还是等公司开发出更小的芯片再说吧。”

虽说我们现在用的可植入设备种类不少,带有GPS定位功能的更不在少数,但是,如果一款同时具备两种功能植入式设备真的投入市场,其影响还是不小的。如果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带着手机到处走,手机放下就追踪不到用户了,体外设备说放下就能放下。但是如果是手上的芯片要移除,可能首先需要父母的许可,然后去医疗机构做侵入性手术才行。而《黑镜》就有一集是关于母亲用植入设备设备追踪孩子,后来悲剧收尾。





老板可以用芯片一天24小时追踪员工动态吗?
据羿戓设计所了解,想要保证RFID植入设备仅用于其设计功能,关键在于有意义的、积极的立法,把潜在的技术滥用扼杀在摇篮里。至于办公场合的RFID植入设备,立法已经开始跟上现实的发展了。在去年夏天,Three Square Market员工集体植入芯片之前,有5个州设有RFID隐私法保护员工,雇主无法强制员工植入微型芯片。后来,又有5个州颁布类似的法律。

“我相信,这门技术会在短时间內见证阶段性、指数式的增长,”新泽西州立法会的丹瑟(Ronald Dancer)说,他起草的法案将在几个月后接受投票表决,“我们必须保证使用过程中存在完全披露,让使用者同意。”

就算只是在办公空间取得披露和同意的立法原则的共识,就足够困难的了,那面对向老年痴呆患者征求“同意”的问题,安全和技术领域的立法者和专家又会有何反应呢?“法律不应该管制技术,而是应该管制我们不希望看到的行为。”赫夫南说,“这就是某些法律存在的问题,它们之所以落后于现实,是因为它们管制的重点是技术,而不是人们的行为。”

不过,法律改变是迟早的事,人们也会渐渐将恐惧抛诸脑后。毕竟,在瑞典,光是不用担心不小心丢了钥匙,就已经足够吸引人,让植入式RFID得到普及了。RFID微型芯片和此前的其他技术一样,不管何时会真正流行起来,都会让我们看到技术的两面性。我们都希望自己更健康,更安全,能更充分全面地了解信息,彼此间联系更紧密,我们在自己的隐私、自主性与技术带来的便利方面,还是会有不断地有争议。

0
分享淘帖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发资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7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