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帖  
我不是药神:愿有良药,治愈疾病和人心
2018-7-11 09:26:38  1118 药品安全
分享
本帖最后由 讯飞开放平台 于 2018-7-11 09:28 编辑

《熔炉》时,国人高呼“我们什么时候能拍出这样的片子”,《摔跤吧!爸爸》时,国人疾首“连印度都已经赶超了我们”。

如今,《我不是药神》的出现似乎给出了答案。
微信图片_20180711091903.gif


目前豆瓣有超过15万人给《我不是药神》打分,近六成观众给出了五星的评价,综合评分9.0,是国产影片中难得一见的豆瓣9分电影。什么概念呢?连5月份上映的《复仇者联盟3》在豆瓣的评分也才8.2分。

微信图片_20180711091908.jpg



《我不是药神》在上海电影节提前展映时看哭全场,被誉为“国产现实主义电影的突破之作”。韩寒称其为“一部了不起的电影”。


01 现象级电影背后的真实案例

《我不是药神》取材自2015年轰动一时的陆勇案。

陆勇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吃了两年格列卫,花费五十多万。后来他改用印度仿制药,价格只要二十分之一,他把这些药推荐给其他病友,还帮忙代购,结果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捕。

陆勇的遭遇得到广泛同情,1002名癌症患者在联名信上签字为他声援,说陆勇“使更多的患者获得了自救路径,从而逐步走出人生灾难深渊”。

微信图片_20180711091912.jpg


2015年1月27日,陆勇在被关在看守所117天后,沅江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两天后,陆勇重获自由,对于这段经历,他不愿多提,只是说:“人嘛,总是想活下去的。”在病友的联名信中有一段这样的话:“进口格列卫费用昂贵,吃不起如同等死,印度仿制药的出现,才增加了活下去的勇气,请给慢粒白血病患者一些活路吧,以人为本才是正路。”

可以预测,《我不是药神》这部国产现象级电影势必将在国内刮起一轮强劲的舆论风暴,“天价药”触碰到的是中国的医药领域中最敏感、最痛楚的部分。而处在“天价药”背后的“委屈”却来自于不同的方向。

2 中国患者的“委屈”

瑞士诺华的“格列卫”在国内售价23500元一盒,这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受得住的,而印度的仿制药仅200元一盒。价格低廉的仿制药,一直是印度的支柱产业,它的价格一般都只有正版药价格的1/20,药效却能达到90%左右,但因为不合法,并不能拿到内地出售。

微信图片_20180711091916.jpg


电影里的一个片段朵妹记忆犹新,一位患病的老年妇女对警察说:



“我生病三年,吃掉了家里的房子,吃垮了全家,但我想活,不想死。”


当然,她后面又跟了一句,“你就能保证自己这辈子不得病?”


是啊,没有人可以一辈子不得病,而最可怕的不是穷人吃不起药,而是在大病面前,大家都是穷人。


“有病没有药是天灾,有药买不起是人祸。”这是一名湖南慢粒病人去省委要求格列卫入保的时候说的话。


而电影全片最触动人心的一句话,是假药贩子张长林说的,“世上只有一种病最难治,穷病”。


可是,是大家本来就穷,所以吃不起药,还是因为吃了药,再厚的家底也扛不住?


3 中国为什么没有仿制药?


为什么印度有便宜仿制抗癌药而中国却没有呢?是因为中国的仿制技术不行吗?


正常情况下,仿制药必须在品牌药的专利过期以后才能上市。比如“格列卫”全球专利到期是2013年,在那之前,理论上其它厂家都是不能卖仿制药的,不然就是侵权。

微信图片_20180711091923.jpg


但印度政府搬出了专利法中最狠的一招:强制许可。由于医药行业的特殊性,在一般的国家,一些紧急救命的新药可以获得专利侵权豁免,通常用于传染性疾病暴发如艾滋病、埃博拉等。但对抗癌药使



用“强制许可”,还存有较大争议。而印度政府的“强制许可”却包含了几个欧美药厂最重要的抗癌药物,授权给印度本土制药厂仿制,包括“格列卫”、“易瑞沙”、“多吉美”等。印度政府给出的理由是这些药实在太好了,但印度人民买不起,所以不好意思了。

微信图片_20180711091926.jpg



印度仿制药印度仿制药出现后,这几种药物在印度的价格瞬间降了90%以上。由于印度的仿制药公司水平非常高,药物质量非常好,这些仿制药不仅满足了印度国内需求,同时成为走私药品的热门源头。


但“强制许可”的弊端也很明显,它导致药企对开发针对发展中国家疾病的药物毫无兴趣,因为做出来了也卖不了多少钱。

在我国因为专利保护等因素,没有启动过药物强制许可制度。“如果政府愿意启动强仿,或者平行进口印度仿制药,去印度买药或自己制药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院陈敬博士说,强仿制度和平行进口制度我国都有,但都缺少实施细则,无法实际操作,而且涉及国际法、大国关系和国家政治等方面,执行起来会有相当难度。

没有专利药的创新,哪来仿制药的拯救生死?


4 我们的努力

一个事实是,如果有一种药,理论上可以用于患上某一种疾病的人身上,而且国外确实也已经开始用了,但国内在没有临床验证前提下,是不会上市的。这当然也是为了最大程度上保护病患们的人身安全。

我们看到的是廉价“救命药”带来的希望,但如果缺少了对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把控,很多时候就是在用患者生命来买单。



而现在,格列卫已经于2017年2月成功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目录,支付范围为“限有慢性髓性白血病诊断并有费城染色体阳性的检验证据”和“胃肠道间质瘤”的患者。纳入乙类目录后,格列卫报销比例达80%左右(各地市不同),大大减轻了患者的治疗负担。

而且,不止是格列卫。

在政策方面,5月1日进口抗癌药“零关税”实施不久,6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又确定了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


5 AI加速我国仿制药及创新药研发进程


国外新药进口到国内,平均要耗资1800万美元。如果再算上进医保所需时间,国外新药平均需要6-8年才能被中国患者用上,而目前新药产品的生命周期也就是15年左右,上市后专利保护期就没剩下几年了。因此,一些国外新药索性选择不进入中国市场。


随着国内医药审批标准与国际接轨,国外的新药将加快进入中国的步伐,中国的新药也能更快走出国门。而在创新药研发方面,利用大数据挖掘和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加速我国的仿制药以及创新药的研发进程。目前人工智能已应用于新药发现阶段对于靶点发现、药物筛选、药物优化等方向中,并在加快药物研发周期及降低成本上显现出作用。


在临床研究阶段,利用人工智能对疾病数据深度研究,可以更精准挖掘目标患者,快速实现患者招募;利用移动技术和面部识别技术可以对患者服药依从性做出精准管理;而应用可穿戴设备与机器学习分析可以实现更多、更有效的患者数据收集,加快新药研发进程。


“人工智能+药物研发”,在促进专利保护、保障药物安全、加速新药研发上,也就有了非常现实的价值,能让仿制药尽早在国内上市,避免由于此前不彻底的研究可能导致的专利纰漏与药品安全问题。
我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好,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真的会像影片的结局一般:


“别再卖你那药了,没人吃了。”
“为什么?”
“正版药进医保了!”

患者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吃“仿制药”了!

谁说贫穷是一种最难治的病?这个世上,我们努力活着,总会等来治愈疾病和心灵的良药。



0
微信图片_20180711091937.gif
2018-7-11 09:26:38   评论
3 个讨论
其实现在还是有从印度走私抗癌药的人
2018-7-11 09:40:42 评论

举报

2018-7-11 11:50:16 评论

举报

Elecfans管家 发表于 2018-7-11 09:40
其实现在还是有从印度走私抗癌药的人

诶是的,不过没办法,这是一个过程,只能一步一步来

只有小组成员才能发言,加入小组>>

33个成员聚集在这个小组

加入小组

创建小组步骤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7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