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帖  
张飞软硬开源基于STM32 BLDC直流无刷电机驱动器开发视频套件, 👉戳此立抢👈
[电子杂谈] 谷歌FB等巨头越做越大,专家:政府该不该管管呢
2017-7-19 09:17:07  25795 谷歌 微软 facebook
分享
回复本帖可获得 2 分积分奖励! 每人限 1 次

1.jpeg


7月19日消息,南加州大学传播学院创新实验室荣誉退休教授乔纳森·塔普林(Jonathan Taplin)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科技巨头能阻挡吗?”的文章。文章称,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科技巨擘正在改变美国的经济和劳动力市场,也已经颠覆了多个行业,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有着很大的影响,但它们的所作所为却鲜少引起公众讨论或者监管机构的审查。强者愈强,要改变这种情况并非易事。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有时候,很难想象科技巨头们统治全球经济的速度究竟有多快。按市值来算,10年前只有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入围全球最大的企业榜单,它就是微软。而现在,全球最大的5家企业榜单通常都被苹果、Alphabet(谷歌母公司)、亚马逊、微软和Facebook霸占。


科技巨头们的崛起之迅猛令人震惊,而这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未来的一大问题在于:它们不断扩张的统治力将会如何影响其它行业和劳动力市场呢?


过去十年间,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已经很大程度上颠覆了创意经济——记者、音乐人、作家和制片人。未来十年,这些科技巨头也将利用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统治力颠覆诸多的服务经济领域,其中包括交通运输、医疗和零售。会带来什么后果呢?简单举个例子,高盛最近发布报告称,无人驾驶汽车(谷歌和苹果都在开发的一项技术)20年或20多年后每年淘汰的工作岗位可能将高达30万个。


到人工智能革命引发大面积的失业之时,我们会做好准备吗?政治家们在回避这一问题,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奇恩(Steven Mnuchin)最近向新闻网站Axios的迈克·阿伦(Steven Mnuchin)表示,劳动力市场100年内都不会发生任何的重大变化:“我想,从现在来看,人工智能接替美国的工作岗位是属于未来的事情。我们距离那还很遥远,它甚至都不在我的关注范围内。”在今年早些时候在加州举行的Code大会上,知名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也驳斥了这种“谬论”。“这是一种反复出现的恐慌。”他说,“这种恐慌每25年或者每50年都会出现一次。人们都在为‘机器将会接管所有的工作岗位’而感到烦躁不安,但那种情况从未发生过。”


先不论这种说法是对是错,事实上,我们正在快速奔向AI时代,但现在却几乎还没出现过任何围绕它的影响的政治辩论或者政策性辩论。数字技术对于地球上每一个人的个人生活质量已经变得十分重要,但该类技术的设计、运行和开发方式却从来不是大家公投决定的。那些决策大都由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其它领先的科技公司的高管和工程师作出,然后施加于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很少受到监管机构的审查。这种情况是时候要改变一下了。


谁将赢得AI争夺战呢?目前已经跑在前面的公司包括: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正如AI风险投资家李开复最近在一篇《纽约时报》专栏中所写的,“AI是一个强者愈强的行业:你拥有的数据越多,你的产品就越好;你的产品越好,你能够收集的数据就越多;你收集的数据越多,你能够吸引的人才就越多;你能够吸引的人才越多,你的产品就越好。”


三大巨头如何崛起

2.jpeg

亚马逊今年早些时候在西雅图推出食品杂货自提服务AmazonFresh Pickup


三大科技巨头已经悉数进入其它的经济领域。亚马逊上个月宣布计划斥巨资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引起极大的关注。Alphabet旗下的Verily(前身是谷歌生命科学)正在打造一系列的医疗设备,从面相糖尿病患者的血糖监测隐形眼镜到机器人手术系统。Alphabet旗下的无人驾驶汽车部门Waymo(最早创建于谷歌)已经在与Avis合作管理其即将到来的无人驾驶汽车车队。作为品牌延伸计划的一部分,Facebook打算今年晚些时候推出包括电视剧在内的原创节目。


这种局面是怎么形成的呢?数字垄断公司的崛起要追溯到2004年8月,当时谷歌通过IPO(首次公开招股)融资19亿美元。那一年年底,谷歌在搜索引擎市场的份额只有35%;雅虎有32%,MSN有16%。时至今日,谷歌在美国的市场份额达到87%,在欧洲更是高达91%。2004年,亚马逊实现净营收69亿美元。2016年,它的净营收接近1360亿美元,如今占据整个在线新书市场(包括纸质书和电子书)65%的份额。在移动社交网络领域,Facebook及旗下子公司(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合共掌控美国75%的市场。


这种市场变化导致大量的经济收入被重新分配,经济价值从内容制造商转移到垄断平台的所有者手里。根据美国唱片工业协会的数据,自2000年以来,美国唱片音乐年营收已经从近200亿美元下降至不到80亿美元。美国报纸广告收入从2000年的658亿美元大幅萎缩至2013年的236亿美元。图书出版收入与以往持平,但这主要是因为儿童图书销售额的增长弥补了成年人读物的销售下滑。


从2003年到2016年,谷歌的营收从15亿美元左右上涨至大约900亿美元。根据Zenith的数据,谷歌如今是全球最大的媒体公司,2016年广告收入达到794亿美元。Facebook位居第二,去年广告收入为269亿美元,与谷歌还有很大的差距。


内容制作商收入剧降与消费者的内容偏好变化毫无关系。人们并没有在减少对新闻、音乐、图书、电影和电视剧的消费。是数字垄断公司收入的显著增长导致了内容制作商收入的大幅减少。两者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2016年第三季度,Facebook或者谷歌所拥有的公司合占所有新数字广告收入的90%。华尔街日报近期也撰文指出,“谷歌与Facebook‘双头垄断’格局的潜在挑战者没有一个的全球数字广告市场份额达到3%”(除了几家中国公司以外)。


这种极致的垄断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报章杂志和其它内容制造商的衰退,这些公司如今终于开始发起反击了。7月初,代表美国和加拿大报刊出版商的新闻媒体联盟(News Media Alliance)呼吁美国国会允许他们代表整个行业就收入、用户数据和新闻分发问题与谷歌和Facebook进行谈判。


3.jpeg


2015年5月13日,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在加州山景城进行演示


广告主诟病的不只是垄断本身,还包括谷歌和Facebook的整个计价系统。AdNews最近报道称,相比电视广告使用的标准,Facebook视频的“可见度分数”低至只有2%。换言之,用户滚动看到的广告看短短两秒钟,就算是“观看”,Facebook就要计费;相比之下,电视行业的标准是30秒钟的广告必须完整看完,才算“观看”。


但实际上,竟然有广告机构会付费购买这些广告。然而,国际品牌不能承受拒绝主导性平台带来的后果。它们愿意溢价购买这种特权产品,尽管Facebook和谷歌均拒绝采用电视和报纸广告的标准:让第三方来测量它们的广告系统。

这种透明度缺失在“假新闻”泛滥成灾一事上也得到了体现——即在线虚假消息的人为传播,往往带有明显的政治目的。Facebook对于假新闻泛滥背后的推动势力所知道的可能要比它公开披露的多得多。正如牛津大学的两位研究者菲利普·霍华德(Phillip Howard)和罗伯特·格尔瓦(Robert Gorwa)最近在《华盛顿邮报》专栏中所写的,Facebook“拥有元数据来准确鉴